教学方法与手段
    一、教学理念的确立
         从“98方案”到“05方案”,我部担任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的老师们一直致力于探索教学方法与手段的改革,以提高教学质量。从本课程开始立项建设以来,课程组加大了探索和改革的力度。这种探索和改革首先体现在我们重新反思和确立思政课的教学理念。众所周知,大学思政课的绝大部分内容,中学都已经涉及到,这也是大学生们对思政课不怎么感兴趣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认为,大学的思政教育课与中学政治课在教学理念上有两大区别:其一、中学的政治课学习主要是记诵之学,要求学生熟记所学内容以应付高考,而大学的思政课教学主要的不是记诵以应付考试,知识上的认知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更重要的是达到知、情、意的统一,以促进思想认识的提高、良好情感的培育和意志的磨练,使所学能够“切己”——切合自身的实际,从中得到真正的受用。换句话说,真正良好的思政教育要能够让受教育者得到行为之改进、道德之提升,因此,大学思政课教育不仅仅重在“知”和“考”,更强调“做”和“行”,是知行相依、知行合一之学。其二、中学政治课教学为对付高考的特有的模式,要把学生的思维尽量引导到满足高考要求的类似八股文的路线上去,基本不鼓励学生独立思考有自己的见解,凡是能适合高考模式的思维得到强化,个人的独立思考和见解往往受到压制,而大学思政课的教育更多地强调学生问题意识的培养,鼓励学生多看课外书,凡事要多问几个“为什么”,注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简言之,我们认为大学思政课的教育应该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习惯和能力,并且使自己所学而又经过自己切身体会加以印证的观念能落实在自己的生活和实践中,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纯粹的空洞的理论。此外,大学思政课还具有一个与专业知识和技能课不同的使命,如果说专业知识和技能课主要是“利用”“厚生”之学,那么思政课主要是“安身立命”之学,在学习方法上不仅强调“学”,同时强调结合自身思想、行为的实际去体会真理、验证价值,帮助学生在思想上、精神上成人。大学生不同于中学生之处在于,中学生为了考上大学,其所有的努力和思维都被严格限定在高考的精确模式之中,人生的方向是确定的唯一的,人际关系简单,遇到的问题也相对简单,而大学是属于人生挑战期,也是学生的自我塑造的关键期,面临着大量的自由选择、自由创造的机会和考验,有没有一个相对合理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对其选择和创造是至关重要的。而思政课教育就是解决人生的观念问题的。
     
    二、综合性教学方法与手段的运用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课程在大学思政课教学内容体系中居于基础性地位,更多地担负着世界观、方法论、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教育重任。围绕上述教学理念,我们在设计教学方法时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力图找到一种行之有效的综合性的方法:
    1、 教师课堂精讲与学生课外自主研习相结合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课程的不少内容,中学政治课都已经涉猎到。但是,如上所说,中学的这个只可学习只是记诵之学,往往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面对庞大的课程内容体系,我们有意识地抓住那些“所以然”的东西加以精讲,从而使整个相关的内容能够“通”、“活”起来,避免了知识上的分散和碎片状态。比如,讲到辨证唯物论部分,不可避免要涉及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和分歧。传统的讲法是大凡提到唯物主义就是革命的进步的,唯心主义就是保守的甚至反动的,“保守”也意味着贬义。可是问题哪有这么简单?唯物主义已经对唯心主义做了两千多年的斗争,怎么还没有把唯心主义打到?在科学昌明的今天,为什么唯心主义和宗教神学还颇有市场?唯心主义和宗教神学果真一无是处、毫无存在的价值应该被摒弃吗?这些重大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即使学生把课本上的条条框框背得再熟,他心中的疑问也一直存在,且会伴随终身。教师如果能站在一个较高的理论高度把这些问题梳理清楚,那么与此相关的一系列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这就要求教师能抓住每张每节的重大要害问题作为突破口予以精讲,才能提纲挈领、以一御万的作用。
         但是,由于时间限制,教师不可能对关键而重要的知识点都做展开讲授,必须要留下一些相应的问题让学生在课下自己通过阅读和思考来解决,老师只能做一些提示和导读,给学生留下自主学习和思考的任务和空间,从而培养他们自己学习、自己思考和自主解决某些问题的能力。比如,我们在绪论这一章中讲到马克思主义的产生过程,涉及马克思、恩格斯的革命实践和艰苦努力的奋斗历程,我们要求同学们课外阅读《马克思传》,结合德国哲学家尼采的一句名言“一个人如果知道了自己为了什么而活,他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思考马克思一生的奋斗历程对大学生思考自己的人生有何启示?理想、信念在一个人的成长中有什么作用?又比如,我们讲到辩证法的核心对立统一规律,运用一个寓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时,提出两个相应的问题:一是谁是那塞翁的邻居?他在思维方式上是什么特征?二是为什么那塞翁那么厉害,总能看到邻居看不到的情况?他的思维方式高明在什么地方?为了帮助学生真正弄懂辩证法与形而上学两个不同思维方式的区别,我们分别列出了亚里斯多德《形而上学》一书和罗素《西方哲学史》一书中相应的部分内容,让大家课外去研究。这样做,使得学生不仅懂得了课本上的基本结论,更懂得了结论背后的“所以然”,把思维引向一个更高的层次和高度。
     
    2、 课本文本型知识体系与课外支持型知识体系相结合
           我们的教材《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是经中央政治局常委审阅的、国家教育部规定的权威教材,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集中体现,也是进行马克思主义教育的蓝本。因此,教师的讲授必须围绕教材的知识体系和理论框架来展开。但是,教材的篇幅和容量毕竟有限,许多重大而深刻的问题特别是关乎学生个人人生实际的诸多问题在教材的文本中无法反映出来,而这些恰恰是非常务实的大学生们更多地关注的;而且,教师在课堂上所能够讲授的都是普遍性一般性的道理(基本原理),而学生在自己的生活、实践中所遭遇到的恰恰是一些个别性、特殊性的问题,这些问题的复杂性将远远超出课本和课堂讲授的内容之外。为了让学生在老师讲授内容的基础之外能融会贯通,一般理论与个人实际相须而行,教师很有必要讲课本的文本型知识体系与课外的支持性知识体系有机结合起来,配合所讲内容为学生指定一些必要的参考书目,这些参考书既不能太多而又必须精当,教师还必须组一些阅读指导,提出相应的问题和思考方向,才能有效指引学生进行课外阅读和理解。比如,我们在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容时,给学生指定的课外阅读数目有:【英】罗素著 《西方的智慧》,【美】所罗门教授著 《大问题——哲学导论》,孙正聿著 《哲学导论》,冯友兰著 《中国哲学简史》,夏中义主编 《大学人文读本》(全四册),冯友兰著 《人生哲学》,张中行著 《顺生论》。尽管不是每个学生都能自觉地阅读这些课外数目,但一些自觉性高的学生读后,感觉颇有收获。
     
    3、 抽象思辨与生动直观相结合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课程理论性强,思辨性强,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政治经济学部分更体现逻辑思维的严密性和深刻性。这就对任课教师的知识结构和个人修养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要求他们必须泛观博览,博古通今,不仅要全面系统地把握马克思主义的整个理论体系,而且对西方哲学史、当代西方哲学、中国传统哲学、古典经济学、当代经济理论、国际共运史等要有比较的熟悉和了解,才能在抽象思辨中展现思想性和逻辑性。同时为了使逻辑性和思辨性很强的课程易于为学生所喜欢和接受,我们适当穿插一些典故、案例和音频视频资料,使课堂氛围不至于太枯燥。为此,课程组花了很多心血收集整理建立了自己的案例库和音频视频材料库,作为思辨性讲解的必要补充。比如,我们收集了复旦大学名师王德峰教授讲授《哲学讨论》课的全套音频资料,复制给学生,使他们有机会接受一般意义上的哲学素质教育;我们有针对性地收集了世纪大讲堂、百家讲坛、中央电视台宣教片和其他渠道中与课程内容有关的视频与相应章节配合起来,从第一章到最后一章都有配套。由于时间紧张,这些音频、视频资料大部分只能拷贝给学生课后观看,同学都很感兴趣,反映说开阔了眼界,接触了很多以前想象不到的问题,也学到了一些观察和思考问题的新的方法,一些抽象的理论问题变得生动直观起来,更容易理解和接受了。
     
    4、 知识的掌握与情感、意志的培养相结合
          如前所述,真正有效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能够让受教育者得到行为之改进、道德之提升,体现出古代圣贤“学儿时习之,不亦说乎”、“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的理想,因此,大学思政课教育不仅仅重在“知”和“考”,更强调“做”和“行”,是知行相依、知行合一之学。我们在教学工作中,在与学生的人际交往中,不仅仅重视知识的传授,更看重所学的道理在他们身上的“习成”效果,比如是否能主动在课前擦黑板、对课程学习的态度比如是否按时上课,不迟到早退,不无故旷课,课堂是否严肃认真,对人对事的态度是否恰当,遇到困难是否能主动克服,不找接口逃避等等。为了培养同学们良好的情感坚强的意志和道德上的同情心,我们在暑期社会实践中特别有意识地安排同学们接触社会各个阶层特别是处于弱势的“新莞人”,让他们有机会体会生存的艰难、艰苦奋斗的必要以及同情帮助弱者得到的快乐。这样做的目的,是使知识的掌握能转化为情感的净化、意志的提升和气质的变化,有效促进大学生精神成人。当然,要求学生做到的,老师首先要在各方面做出表率,这也体现教与学的互相促进和互相推动,师生教学相长,互相勉励,共同进步。
    马克思主义原理 精品课程制作与维护:yabo管理入口